每當葛拉漢被問到某某公司未來獲利將如何時,他總是冷冷地回答「未來是不可預測的」。這在在說明我們為什麼要設安全邊際(margin of safety),這也是當下你最需要關心的事。強烈懷疑任何人的預測能力,包含你自己。我們應該專註在那些不管未來如何都能夠生還保本的投資。如同The Black Swan作者Nassim Nicholas Taleb給的意見,擁抱那些可以在風險環境中獲益的投資(antifragile),這也是Seth Klarman一直致力追求的。

 

挑選那些在景氣低谷時還有銀彈投資擴張的企業。這不代表這些企業的股票不會跟著暴跌,但是雨過天晴,也是大展宏圖之時。

 

當市場情緒失控往下狂殺出安全邊際時,這時候價值投資人進場與價格波動(往下),是看起來不利, 但承受過去後,當市場恢復冷靜就會漸漸轉為對你有利。不可能都一直站在價格對你有利,那是技術分析想作的事,但往往不太容易。

創作者介紹

value20131007的部落格

績優股夢想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